俄缺fan訝

朵北:

我打断了她滔滔不绝的话,问道:“他自己说,有段时间他生活得很幸福,很自在,那究竟是什么时候呢?”——“这傻子!”她露出怜悯的笑容大声说,“他指的是他神志不清的那会儿,他还老夸耀这段时间,那时他关在疯人院里,神智完全不清。”……——天上的上帝呵,人只有在获得理智以前或者丧失理智以后才能幸福,难道这就是你安排给人的命运?——可怜的人呀!我可是多么羡慕你的癫狂,羡慕使你受尽折磨的神智错乱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歌德 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

DanTe:

这是我在鬼画府工作室画的两张图,被我师傅修改了一部分。我考虑了再三还是决定把这两张图发出来,现在这两张图APPLIBOT公司所有,特此申明。

Zero:

天鹅城秘密——《玛斯缇》